造化图 > 造化图 > 第四十章 第一序列

第四十章 第一序列

  “哗众取宠!”

  “有辱学风!”

  “从哪冒出来的【造化图】……丢人!”

  这一幕,泉老等人看在眼里,全都忍不住摇头。

  还以为这家伙挑战一等序列的【造化图】难题,是【造化图】个真正的【造化图】学霸,没想到,竟用出如此伎俩!

  一点本事没有,单靠这种手段,给你题目又如何?

  不会解答,一样知难而退。

  “学渣而已,在这里故意哗众取宠,等一会,有他丢人的【造化图】!”

  题目封印起来,不给,只是【造化图】为了保护解答者,不让他出问题,既然这家伙,用如此无耻的【造化图】方法,女孩也就继续懒得劝阻。

  这么简单的【造化图】题,都解答不出来,给了难题……能看的【造化图】懂吗?

  看都看不懂,也就不牵扯呕血了……

  站起身来,走进房间,片刻后,再次走出来,掌心已经多出一个水晶球。

  “一等序列的【造化图】题目只有一道,一直以来都没人挑战过,所以,也就没给别人看过,既然你要看,我就直接展示出来,刚好在场的【造化图】各位,也都能看到!”

  手掌在水晶球上抚摸,天一阁正面光滑的【造化图】墙面,立刻浮现了一大堆字符,一个题目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  能留在这里解题的【造化图】,不是【造化图】术法师,就是【造化图】学霸中的【造化图】学霸,也都熟悉了,给他们看到,也无妨。

  反正……都解答不出来。

  至于会不会让其受到损伤……那几个天天都来的【造化图】老头……都把过来解题,当成消遣,这里当成养老院了,想走火入魔都难!

  “这是【造化图】一等序列的【造化图】题目?”

  “果然好难……”

  “小公主真乃神人也!这题目,都能想得出来……”

  “想要证明,几乎不可能完成,反正我没这种本事……”

  ……

  看清楚墙壁上出现的【造化图】字体,四周一阵哗然。

  在场所有人只听说过一等序列的【造化图】题目,却也从未见过,这也是【造化图】第一次看到。

  不理会众人的【造化图】惊讶,沈哲抬头看了过去。

  只见题目只有寥寥几个字,还没刚才的【造化图】字数多。

  “当整数n>2时,关于x,y,z的【造化图】不定方程 x^n + y^n = z^n 无正整数解。”

  沈哲眨巴眼睛。

  写了啥?

  啥意思?

  我看到了什么?

  连续来自灵魂的【造化图】三连问。

  这个世界因为牵扯定律、法则,有x、y、z之类的【造化图】数学模型和概念,可眼前这个一大堆,拆开了,我的【造化图】确都认识,可连在一起,就啥都搞不懂了!

  谁能先帮我解释一下吗?

  转头看向其他人,就见刚才的【造化图】泉老等人,也一个个眉头紧锁,显然看懂了,却也解答不出。

  难怪。

  三等序列的【造化图】题目,他们都解答不出,更何况这和一等的【造化图】了。

  难度增加了十倍不止。

  “这位朋友,你不是【造化图】要看题目吗?现在题目出来了,麻烦你快点吧,解答不出的【造化图】话,还请离开……”

  为对方刚才的【造化图】事情,感到生气,女孩此刻也没好态度,本就肥胖的【造化图】脸颊,显得更大了。

  “就他?别开玩笑了!”

  “这道题,就算是【造化图】我,研究一百年,都解答不出来,这家伙,刚才那个那么简单的【造化图】题,都回答不了,还这道题……你想多了!”

  “挑战一等序列的【造化图】题目……你确定不是【造化图】来开玩笑的【造化图】!”

  ……

  四周哄堂大笑。

  刚才沈哲,胡搅蛮缠,得到了观察这道题的【造化图】机会,他们都看在眼里,最简单测试题目都回答不出的【造化图】家伙,跑过来解答一等序列……

  不是【造化图】找死是【造化图】干什么?

  以刚才那道题为例,答案并不唯一,和338,都可以!

  这么多答案,一个都没算出来,胡乱写一个差十万八千里的【造化图】……脸皮可真够厚的【造化图】!

  面对众人的【造化图】嘲笑,沈哲并未反驳,而是【造化图】抬脚来到跟前。

 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?

  铅笔这么珍贵,一个小小测试,就使用的【造化图】话,岂不太浪费?

  所以,才故意借助对方言语中的【造化图】漏洞,一举逼得对方,违背规则。

  至于现在……遇到难题了,当然可以使用了。

  “这是【造化图】笔,你可以直接在墙壁上作答……”

  见他看到题目,竟然还敢上前,女孩嗤笑:“对了,忘了提醒你一句,这道题,不是【造化图】写答案,而是【造化图】论证!你有办法证明是【造化图】正确的【造化图】,就做对了……证明不了,还是【造化图】别上前丢人了!”

  “证明题?竟然是【造化图】证明题?”

  愣了一下,沈哲忍不住摇头:“我最讨厌这种题目……”

  前世,做过不少几何的【造化图】证明题,明明一眼就能看出答案,还要人证明,还要写公式,还要写论证,各种资料乱翻……

  每次考试、检测,都让他手忙脚乱,满头大汗!

  太让人头疼了!

  反正……他一道题都没做对过。

  “扑哧!”

  听到他的【造化图】喃喃自语,众人的【造化图】笑声更响亮了。

  连是【造化图】证明题都没看出来,解答……从哪里冒出来个奇葩?

  “虽然不喜欢,该证明也要证明一下……”

  懒得继续废话,沈哲精神一动,“=”出现在面前。

  嗡!

  脑海中一阵轻鸣,无数字符立刻悬浮在面前。

  眼前这个题目虽然很难,但在笔记本面前,什么都算不上,他只要照着上面出现的【造化图】字迹抄写就行了。

  轻吐一口气,拿起专用的【造化图】毛笔,沈哲来墙壁边。

  因为墙上有术法加持,毛笔即便不占墨汁,也能书写出字迹,而且女孩不通过水晶球主动消除的【造化图】话,永远都不会擦掉。

  这样做的【造化图】目的【造化图】,就是【造化图】为了更好的【造化图】做题,不被外界打扰。

  一旦解答出来,也能更好的【造化图】保留答案,供更多人学习、研究。

  “还真敢写……”

  “估计和刚才一样,写个‘成立’二字……”

  “干得出来……”

  “下次要和天一阁商议一下,不能啥都不会的【造化图】,想跑过来就跑过来,这样会让我们感觉很难堪……”

  “是【造化图】啊,他解不出来,我们也解不出来,传出去,弄的【造化图】跟他相同水平似的【造化图】!”

  ……

  众人全都露出厌恶之色。

  他们都是【造化图】真正的【造化图】学霸,虽然同样无法解答,却知道这道题的【造化图】原理和难度,眼前这家伙是【造化图】啥?

  藏头遮面倒也罢了,还啥都不会……

  和他并列解不出来……传出去都不够丢人的【造化图】。

  呼!

  众人议论声中,沈哲的【造化图】毛笔动了。

  “我们只要证明当N>2的【造化图】正整数时,X,Y,Z,不可能都是【造化图】非零的【造化图】有理数,原命题自然成立!对于x^n + y^n = z^n来说,如果等式两边,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有理对应关系,那么他们还有有理数解吗……”

  洋洋洒洒,沈哲越写越快。

  “我们知道等式两边所对应的【造化图】关系可列成下面三种情况。1、x^n + y^n = z^n,2、x^n = z^n - y^n,3、 y^n = z^n - x^n。分析第一种情况……”

  “这是【造化图】什么?”

  一个老者皱眉。

  “应该是【造化图】胡写吧……”又一人摇头。

  乱七八糟的【造化图】,看都看不懂。

  一侧的【造化图】女孩,也忍不住嗤笑。

  见过不自量力的【造化图】,没见过这么不自量力的【造化图】,真是【造化图】丢人丢大了。

  摇摇头,将水晶球拿在手里,正随时准备,将墙壁上的【造化图】题目再次隐藏起来,突然听到,人群中一声尖叫。

  只见平时一个很厉害的【造化图】学霸,双眼紧盯着墙壁,捂住嘴巴,全身的【造化图】肌肉绷紧,不停颤抖。

  “好像……我刚验算了一下,他的【造化图】几个公式都是【造化图】正确的【造化图】!”

  “正确?”

  别人可以不在意,这位的【造化图】话语,没人敢反驳,众人全都愣了一下,齐刷刷抬头看去。

  墙壁上,少年越写越多。

  “我不信是【造化图】正确的【造化图】,你算错了吧,看我的【造化图】……”

  一个学霸拿起算盘,片刻后,脸色一白:“正确!”

  “我也试试……”

  连续二人说对,众人再无法安静,齐刷刷加入了验算的【造化图】行列。

  “正确!”

  “正确!”

  “这个……也正确!”

  伴随验算,上面书写的【造化图】内容,对的【造化图】越来越多,本来看热闹的【造化图】众人,脸色全都变了。

  一个个僵直原地。

  正沉浸在自己题目中的【造化图】泉老,抬头看了片刻,也猛地站起身来,苍老的【造化图】身躯不停颤抖:“这……样都可以?他、他怎么做到的【造化图】?”

  (早起求推荐,心情好一天!)

看过《造化图》的【造化图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大主宰  唐砖  明朝败家子  第一序列  神级奶爸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沧元图  超级学生  武动乾坤  九星毒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