造化图 > 造化图 > 第二百八十三章 大结局(上)

第二百八十三章 大结局(上)

  “探查?这……”沈哲皱眉:“难道没有其他办法?”

  身具造化图,他不愿意让其他人探查,即便此时的【造化图】实力,已经不畏惧任何人。

  “她修炼有问题的【造化图】祖龙擎天功,才导致力量反噬,你同样修炼了,却没事,如果能找到其中缘由,救治起来应该很简单。当然,每个人身体不同,体质不同,也不能一概而论……”

  寒千水摇了摇头:“探查,最多只能提供一种思路,能不能成功,并不敢确定!”

  “请吧!”

  没太多迟疑,沈哲将手腕递了过去。

  为了救治萧雨柔,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,探查一下又如何?再说,造化图隐藏在脑海深处,单凭这种手段,应该很难察觉。

  “哎!”叹息一声,寒千水点点头,眼中露出复杂之色,并未探查,而是【造化图】摇了摇头:“不用了,我已经知道怎么救她了……”

  将脉门递过去让别人探查,等于将自己的【造化图】性命,交付在对方手中。

  如何救治女孩,她早就有了定案,只是【造化图】想看看,眼前这位能够为其付出多少。

  不顾生死,走过冰原桥,此刻又将脉门毫无保留的【造化图】,放在自己面前,只为了虚无缥缈的【造化图】多一种救治思路……

  单凭这点,就可以看出,眼前这位少年,对冰床的【造化图】上的【造化图】女孩,是【造化图】真心的【造化图】,没有丝毫功利和作伪。

  同为太阴玄体,要比自己幸福的【造化图】多。

  “知道怎么救?”沈哲疑惑。

  “不错……传授她,最正确的【造化图】祖凤擎天功……让其体内的【造化图】两种功法,真正融合,完成当年赵印,没完成的【造化图】事情,当然……能不能成功,她能不能恢复,并不确定!”

  寒千水道。

  当年赵印,想要将阴阳两种功法融合,做出了不知多少努力,甚至将自己修炼的【造化图】祖龙擎天功,也传授给了她……

  只不过,她的【造化图】体质不合适,无法修炼罢了!

  此时,这个女孩,两种功法都修炼了,自己再传授完整、正确版本的【造化图】祖凤擎天功,或许……可以化解眼前必死的【造化图】局面。

  不过,能不能成功,就不好说了。

  毕竟,有历史以来,没人这样做过。

  “她陷入昏迷?如何传功?”

  沈哲皱眉。

  若是【造化图】女孩清醒,传授功法,还可以学习,但此时昏迷不醒,怎么修炼?

  “正常情况,的【造化图】确无法传授,但……直接灌顶的【造化图】话,我俩相同体质,倒是【造化图】可以做到!”寒千水微微一笑。

  “灌顶?这……”沈哲一震,满是【造化图】着急:“万万不可!”

  灌顶,是【造化图】修为高的【造化图】人,将自身修为灌输在修为低者体内,帮忙提升修为的【造化图】方法,对功法体质之类都有极其严苛的【造化图】要求。

  不仅如此,这位寒千水,已经活了上万年了,此刻有修为保护,看起来青春永驻,和三十来岁没啥区别,一旦灌顶,将修为失去,极有可能当场身死,再无挽回余地。

  也就是【造化图】说……

  一旦灌顶,一命换一命!

  还不代表,萧雨柔一定会成功。

  “不用担心!”打断了他的【造化图】话,寒千水轻轻一笑:“我是【造化图】一个早就应该死掉的【造化图】人,能够将传承留下,已经心满意足了……”

  说完,手掌轻轻一划,躺在病床上的【造化图】萧雨柔,在一股融合的【造化图】力量下,坐了起来。

  “你出去吧……”

  寒千水轻轻一摆,沈哲退出山洞之外,随即看到这位第一代太阴玄体一晃,悬浮在萧雨柔的【造化图】头顶,双手轻轻搭在上方,一股雄浑的【造化图】力量,猛地蔓延而下。

  随即,一道圆柱形的【造化图】光芒将二人笼罩在内。

  沈哲拳头捏紧。

  这和皇室的【造化图】那位大圆满,引导赵禹仙突破不同,寒千水等于将自己毕生修为,以及祖凤擎天功的【造化图】领悟,全部传授给了萧雨柔。

  恩情之大,无法报答。

  “但愿她能突破这道难关……”

  感受到山洞内不停激荡的【造化图】力量,沈哲满是【造化图】着急,却也不敢进入。

  虽然寒千水说,这个方法可行,但能不能成功,却也说不准,只能寄希望成功了。

  一天时间,一晃而过。

  沈哲正满是【造化图】担忧之时,一股雄浑的【造化图】力量,猛地从洞内蔓延出来,紧接着天空阴云密布,无数雷霆汇聚。

  脸色一变,沈哲急忙抬头。

  眼前的【造化图】雷霆,比他之前渡过的【造化图】九品劫更加可怕,宛如要将整个冰原山都毁灭。

  “是【造化图】大圆满劫!”

  冰凤的【造化图】声音响起。

  “大圆满劫?”瞳孔一缩,沈哲正想询问恰驹旎肌垮楚,就见一个人影从山洞笔直射了出去,悬浮在空中。

  不是【造化图】别人,正是【造化图】萧雨柔。

  此时的【造化图】她,和来时的【造化图】昏迷完全不同,一身修为,如渊如海,让人难以看透,容貌更加美丽,宛如冰雪雕刻出来的【造化图】美人,不食人间烟火,一举一动,自带力量。

  看修为,已然突破到了大圆满境界!

  “修为突破大圆满,和九品一样,也要经历雷劫……你都是【造化图】大圆满强者,怎么可能不知道?”冰凤疑惑的【造化图】看过来。

  沈哲恍然大悟。

  大圆满乃天地之中的【造化图】最强者,自然会受到天地的【造化图】嫉妒,从而降下雷霆。

  他所谓的【造化图】“大圆满”是【造化图】融合了文理两宗的【造化图】学科,并非实际意义上的【造化图】大圆满,并未引来过雷霆,所以,并不知情。

  “她……突破大圆满了?”

  昏迷前的【造化图】萧雨柔,只是【造化图】八品圆满,连九品都没突破,没想到接受了寒千水的【造化图】灌顶和传承,竟然一举突破到大圆满境界!

  雷霆翻滚,萧雨柔傲然悬浮空中,与之对抗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雷电消散,女孩吐出一口气,飞了下来,来到跟前,眼眶微红:“沈哲……”

  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对方了,没想到,再次相见,已然都是【造化图】大圆满强者。

  这段时间,虽然陷入昏迷,但外界的【造化图】事情,知道的【造化图】很清楚。

  这位少年为了她,不计生死来到这里……心中不敢动那是【造化图】假的【造化图】。

  “寒千水前辈,怎么样了?”

  确认女孩无恙,沈哲问道。

  “老师她……已经走了!”

  萧雨柔摇头。

  对方将修为传授给她,已然是【造化图】是【造化图】她的【造化图】老师。

  沈哲身体一僵:“我要进去拜祭一下……”

  “不用了!”萧雨柔面带哀伤:“老师将修为传授给我,容貌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,她不希望这副容貌,被外人看到,就让她,安静的【造化图】离开吧……”

  沈哲不言。

  对方将全身修为,传授给萧雨柔,没了大圆满实力维持,肯定会急速变老,容貌和以前截然不同,早已料到。

  红粉枯骨,时间巨轮背后,谁都无法幸免。

  只是【造化图】没想到,对方如此介意。

  “也罢……”

  和萧雨柔同时跪在山洞外,磕了几个头,沈哲恭恭敬敬:“多谢前辈救治九儿,晚辈告辞……”

  知道对方已经听不到,没有太多迟疑,沈哲和萧雨柔走过冰原桥,来到冰凤跟前。

  “老师临死,让你跟我一起离开,你可愿意?”

  女孩看向眼前巨大的【造化图】冰凤。

  “愿意……”冰凤点头。

  它本就臣服沈哲,认这位女孩做主人了,再加上老主人,确确实实死掉,此地再无留恋。

  “走吧!”

  没有任何牵挂,二人一凤,快速向山谷外飞去,时间不长,找到小蛟。

  蛟龙背上,沈哲看着眼前的【造化图】女孩:“你……现在感觉如何?为何能够突破大圆满?”

  正常情况下,灌顶是【造化图】不可能突破到大圆满境界的【造化图】。

  真要如此简单,文理宗皇室,也不至于封印祖先了。

  “老师将祖凤擎天功传授给我,我体内龙凤两种功力融合,遭受的【造化图】反噬,自然也就好了,后来,她传授了我对体质的【造化图】运用,两种功法,阴阳交融,这才一举成功……”

  能够突破,说实话,她也是【造化图】始料未及。

  特殊体质,占据了一部分,死而后生,亲身经历生死,心境占据一部分……当然,最重要的【造化图】还是【造化图】龙、凤两种功力,在体内阴阳交融,产生了不可思议的【造化图】变化。

  人人觉得难以突破的【造化图】大圆满,在她面前,已然不算什么。

  “我能将龙凤两种功力,完美融合,和你帮我打下的【造化图】基础,有极大关系……”

  解释完,女孩看过来。

  她虽是【造化图】太阴玄体,天下无双,但十八岁不到,就突破到大圆满,依旧让人难以置信,即便是【造化图】老师,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尽管机缘很多,可……没有坚实的【造化图】基础,机缘来了也是【造化图】抓不住的【造化图】!

  尤其是【造化图】点星打下的【造化图】雄浑根基,让她的【造化图】星辰,比超品星辰都亮了不知多少倍。

  之前在碧渊王国,不知道是【造化图】什么等级,此刻才明白,当时的【造化图】星辰,最少达到了神品……甚至,已然超越!

  如此明亮的【造化图】星辰,修炼起来,如何不事半功倍?

  “你……怎么样了?去了文宗,发生了什么?又怎么这么快变成了大圆满?”

  说完自己的【造化图】情况,女孩忍不住看向眼前的【造化图】少年,满是【造化图】疑惑。

  她接受了第一代太阴玄体的【造化图】灌顶,祖龙、祖凤两种功法,相互融合,才一举突破,其中带着投机取巧的【造化图】成分,运气很大。

  可眼前的【造化图】这位少年呢?

  根据她的【造化图】记忆,从昏迷,到对方回到理宗救下自己,也就七、八天吧!

  这么短的【造化图】时间,重伤恢复不说,更是【造化图】达到大圆满,如何做到的【造化图】?

  沈哲将自己的【造化图】经历,讲了一遍。

  没有夸张,也没有隐瞒,包括并非真正大圆满,而是【造化图】融合了文理两宗。

  对于眼前这个女孩,他没有任何隐瞒。

  “单一传承,只要努力修炼,其中的【造化图】各个职业,基本都是【造化图】相通的【造化图】,一法通而百法通,可以很快学会,融合两种截然不同的【造化图】修炼体系……才是【造化图】最难的【造化图】!你能将神语师、术法师等职业融合在一起,难度比大圆满还要大!”

  萧雨柔眼睛放光。

  果然是【造化图】自己喜欢的【造化图】男孩,天资之强,旷绝古今。

  大圆满历朝历代,都被认为是【造化图】天下最厉害的【造化图】修炼者了,可能做梦都想不到……眼前这位,创出了,比这种级别,更加强大的【造化图】一种特殊境界!

  文理交融!

  比大圆满,更难突破!

  “越往后越难融合了……”沈哲点头。

  刚开始的【造化图】神语师和术法师,因为造化图更改法则的【造化图】缘故,很容易融合,后面的【造化图】阵法师和真武师,牵扯七星,也有契机,但……再往后的【造化图】驯兽师、药剂师、练体师、召唤师、殓妆师、纵横师……

  完全没有一点联系,再想融合在一起,不知需要何年何月。

  “有了好的【造化图】开头,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【造化图】……”

  点点头,萧雨柔鼓励了几句,过了一会,用低沉的【造化图】声音道:“沈哲,谢谢!你是【造化图】个好人……”

  嗡!

  沈哲一愣,脑海中再次多出一根铅笔。

  之前,使用的【造化图】只剩下两次机会了,没想到,救治了这个女孩,得到感激,又凝聚一根。

  经历生死,二人感情再次升温,有着说不完的【造化图】话,一边飞行一边闲聊,依偎在蛟龙背上,宛如一幅优美的【造化图】画卷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中州皇城出现了一些流言和声音。

  “听说了吗?三天前,文宗皇帝陛下沈哲,想要臣服我们理宗,结果……赵禹仙陛下和赵秉青太子不同意!”

  “如此好机会,为何不同意?”

  “很简单,一旦文宗臣服,必然影响了他们的【造化图】皇权统治……”

  “我听到的【造化图】不太一样,听说,这位沈哲陛下,站在皇宫之内,带着豪气的【造化图】说,只要理宗有人能够胜过他,就甘愿臣服……结果,太子、陛下都败了!”

  “陛下是【造化图】大圆满强者,也能败?”

  “何止如此,据说陛下因为害怕,故意抓住了对方的【造化图】道侣,以此威胁,一点风度都没有……”

  “我也听说了,这位沈哲陛下,为了救爱人,怒闯皇宫,打的【造化图】陛下、太子双双失败,斩杀无数大臣……威风无二!真希望有个男人,也这样对我……”

  “据说这位沈哲陛下……是【造化图】我们理宗的【造化图】圣师,还是【造化图】沈家的【造化图】后人!”

  “什么?我理宗的【造化图】人,竟然跑到文宗去当皇帝了?难怪……要臣服!原来根由在这!”

  ……

  议论流传在街道小巷,不仅中州皇城,就连中央王国、渊海王国这种小地方,消息都传开了。

  好像有个巨大的【造化图】幕后推手在推着,短短三天时间,传递的【造化图】整个理宗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  之前,理宗修炼者,对皇室,还很信赖,很有感情,这些消息传出来后,风向立刻变了。

  赵禹仙,在众人心中,似乎再没那么伟大,赵秉青太子,也没那么天才……反倒是【造化图】那位身兼文理的【造化图】沈哲,宛如救世主一样。

  身为圣师、沈家最天才的【造化图】子弟,被理宗皇室忌惮,派出几十位九品巅峰强者、九品圆满追杀,被迫进入文宗……

  本以为必死无疑,结果却逆转狂澜,轻松当上了文宗的【造化图】皇帝,归来报仇……

  活脱脱的【造化图】王子复仇记!

  不仅如此,不知什么人,将沈哲的【造化图】容貌,宣扬了出去。

  所有人一看,不论男女,立刻满是【造化图】同情和佩服。

  颜值即正义!

  一般的【造化图】颜值,有人喜欢,就有人讨厌,但……天道都认可的【造化图】容颜,谁都找不出缺陷,就完全不一样了!

  只要足够帅和漂亮,哪怕做错事,都能得到别人的【造化图】原谅,更何况……还是【造化图】受害者!

  “我好想嫁给这位文宗皇帝……”一位千金大小姐,看着手中花费无数代价买来的【造化图】画像,目光游离。

  “小柔,你想背叛理宗?”一位舔狗来到跟前。

  “当然不是【造化图】,他是【造化图】理宗沈家的【造化图】人,又是【造化图】理宗圣师,文宗皇帝,只是【造化图】暂时的【造化图】身份而已,本质上,还是【造化图】我们理宗的【造化图】人,嫁给他,非但不是【造化图】背叛,还是【造化图】荣誉!”

  这位小姐满是【造化图】激动。

  “你这一说……我也好想嫁给他……”舔狗点头。

  千金大小姐嘴角抽搐:“你是【造化图】男人……”

  “男人,也想找到真爱!”舔狗一脸憧憬。

  “……”千金大小姐。

  同样的【造化图】一幕,发生在整个大陆,沈哲短短三天,成了所有人心中的【造化图】男神,无数美女想要嫁的【造化图】对象。

  ……

  理宗皇宫,死一般的【造化图】寂静。

  “父皇……”赵秉青站在原地,脸上满是【造化图】扭曲。

  服用了皇室特有的【造化图】药物,又请了最厉害的【造化图】医师,断掉的【造化图】双腿,双手不但接上,伤势恢复,修为更是【造化图】更进一步,达到了九品巅峰。

  二十岁的【造化图】九品巅峰,放在任何年代,都绝对是【造化图】天才中的【造化图】天才,可惜……在沈哲的【造化图】衬托下,黯淡无光。

  “陛下,现在舆论越来越热,必须尽快处理,否则,后患无穷……”一位大臣跪在地上,额头磕出鲜血。

  “是【造化图】真言殿在背后推着……不过,不要紧!”

  目光一闪,赵禹仙道:“只要这位沈哲在冰原山回不来,再厉害的【造化图】言论,都会消失,不足为惧!”

  “回不来,自然不在乎,可一旦回得来呢?”赵秉青拳头捏紧:“这家伙,当初逃亡文宗,我也以为肯定很难活下来,怎么都没想到,短短七天时间,非但成了皇帝,还达到了大圆满境界……”

  “放心吧!寒千水,不同于其他人,生性孤僻,历朝历代,我皇室不知多少强者过去了,都失败了,这位沈哲,不可能成功……”

  赵禹仙摇了摇头:“不用过分杞人忧天,现在当务之急,是【造化图】尽快提升修为,如果,你也能突破到大圆满,父子二人相同实力,即便苏芊强大,又有何惧?”

  “父皇教训的【造化图】是【造化图】……”赵秉青点头,刚想说话,听到空中一个淡淡的【造化图】声音响起,声音虽然不大,却直刺灵魂,蔓延到皇城的【造化图】每个角落,人人清晰可闻。

  “本人萧雨柔,乃太阴玄体,修炼理宗功法,纯正理宗修炼者,十日前,皇室太子赵秉青,担心第一天才的【造化图】名头被我超过,带领数十位九品巅峰强者联手将我击伤,差点陨落!此刻,特来报仇雪恨,无关人士,还请离开,切勿受到不必要的【造化图】损伤……”

  “萧雨柔?太阴玄体?”

  “过来报仇了?”

  “太阴玄体,三大体质之一,地位堪比文、理两宗的【造化图】皇帝,被人围攻,如何能咽的【造化图】下这口气?过来挑战,理所当然!”

  “堂堂太子,带着几十位九品强者,围攻一个十八岁的【造化图】女孩,只是【造化图】担心超过自己……无耻之尤!”

  ……

  声音响起,所有人全都炸开。

  整个皇城的【造化图】人,齐刷刷抬头。

  之前,围攻沈哲的【造化图】事情,就闹得沸沸扬扬,此时这位太阴玄体,又这样说,皇室的【造化图】威信,立刻降低到冰点。

  再无半点公信可言。

  赵秉青、赵禹仙以及宫殿内的【造化图】所有大臣,全都身体发抖。

  尤其是【造化图】赵禹仙,眼睛瞪圆,不敢相信。

  既然这位萧雨柔出现在这……是【造化图】不是【造化图】表示,沈哲也回来了,安然无恙?

  之前的【造化图】计谋,并没有得逞?

  拳头捏紧,急忙冲出殿外,果然看到女孩站在一头宛如冰霜的【造化图】凤凰背上,秀发随风飘扬,整个人散发出令人惊恐的【造化图】气息。

  “大、大圆满?”

  赵禹仙咽了口唾沫。

  空中的【造化图】冰凤,是【造化图】大圆满他早就知道,可……女孩什么时候突破的【造化图】?

  她昏迷前,不才八品圆满吗?

  最关键的【造化图】是【造化图】……冰凤不是【造化图】桀骜不驯,谁都不理会吗?

  为何任由女孩踏在背上,甚至有着天然的【造化图】默契?

  “我来报仇,无关人士还请离开,否则,拳脚无眼,由此身死,勿要责怪……”

  一声冷哼,萧雨柔对着太子赵秉青所在的【造化图】位置拍落而下。

  天空中,雄浑的【造化图】元气形成一个巨大的【造化图】手掌,笔直落了下来,还没来到地面,无数建筑受到气息压迫,纷纷倒塌,皇宫的【造化图】所有建筑,顿时倒塌了一半。

  “有仇必报,这才是【造化图】修炼者的【造化图】本色!”

  “爱了爱了,突然发现,我不仅喜欢上了沈哲,连他这位女朋友,也喜欢了!”

  “恐怕也只有这样的【造化图】人,才配的【造化图】上文宗皇帝吧……”

  ……

  看到冰凤上的【造化图】女孩,如同仙子,一出手雷霆万钧,皇室的【造化图】无数封印,都抵挡不住,所有人都满是【造化图】激动。

  修炼为的【造化图】什么?

  不就是【造化图】快意恩仇吗?

  如果因为对方是【造化图】太子,是【造化图】皇室,就因此忌惮,以后还有和成就可言?

  所以,女孩一出手,立刻引起了无数修炼者的【造化图】共鸣。

  让人说不出的【造化图】激动。

  修炼者……当如斯!

  “就算修为达到大圆满,皇宫也不是【造化图】你放肆之地……”

  气的【造化图】快要爆炸,赵禹仙一声暴喝,手中的【造化图】帝王剑,猛地扬起,笔直向天空萧雨柔的【造化图】掌印疾刺而来。

  “我女友要报仇,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阻拦?”

  伴随一个淡淡的【造化图】声音,帝王剑的【造化图】剑芒,立刻消散,赵禹仙还没反应过来,一头插在地上,被一个手掌,死死按在地上,变成了一个“大”字。

  “噗……”

  赵禹仙急忙抬头,随即看到,那位本应该在他设计下,随时都会死亡的【造化图】沈哲,同样悬浮在空中,刚才的【造化图】拍下的【造化图】掌印,正是【造化图】他的【造化图】。

  “沈哲,上次看在李言阙的【造化图】面子上,没有杀你,这是【造化图】你自己找死……”

  被拍在地上,这位理宗皇帝还以为是【造化图】被偷袭的【造化图】缘故,气的【造化图】快要爆炸,手中帝王剑一抖,挣脱了压力,猛地悬浮而起,来到空中。

  嘭!

  才飞起来,又看到一个手掌凌空落下。

  噗!

  鲜血再次喷出,又一头自空中跌落。

  “这不可能……”

  浑身发抖,满是【造化图】不敢相信。

  同为大圆满,而且他还是【造化图】用了大圆满级别的【造化图】兵器,怎么会被对方赤手空拳,一巴掌拍飞?

  低头看去,随即看到皇室中的【造化图】数十个九品巅峰强者,飞了起来,挡住了萧雨柔的【造化图】手掌,并未伤到太子。

  “没什么不可能的【造化图】,虽然同为大圆满,但你心思不纯,倒行逆施,没有帝王之气,如何能更好的【造化图】驱动帝王剑?驱动不了,也就发挥不出最强的【造化图】战斗力!”

  沈哲淡淡的【造化图】道,声音响彻四方。

  领悟了阵法师和真武师,实力暴增,此时的【造化图】他,已经不畏惧手持帝王剑赵禹仙,再加上萧雨柔和冰凤两位大圆满,即便对方唤醒所谓的【造化图】大圆满老祖,也无所畏惧。

  所以……

  一回到皇城,懒得再去什么沈家,认祖归宗,直接到了这里。

  报仇不隔夜!

  对方害得萧雨柔这么惨,差点殒命,此时实力足够……那就直接杀到门上,没那么多废话。

  至于……说他没有帝王之气,无法驱动帝王剑,是【造化图】萧雨柔的【造化图】主意。

  想要斩杀对方,必须有个好的【造化图】理由。

  只要是【造化图】大圆满,实力都相同,谁也无法胜过谁……这是【造化图】数万年,所有修炼者都知道的【造化图】,无人能够更改!

  手持帝王剑的【造化图】皇帝陛下,一旦无法胜过赤手空拳的【造化图】沈哲,只能说明一个道理,那就是【造化图】……根本没炼化帝王剑!

  或者真和沈哲所说的【造化图】那样,心思不纯,倒行逆施,没有帝王之气,让祖传的【造化图】帝王剑,都不臣服……

  这样以来,所谓的【造化图】皇帝,也就成了儿戏。

  “胡言乱语,既然你找死,就成全你……”

  精神笼罩皇城,发现对方的【造化图】话语一出,立刻不知多少人相信,赵禹仙面容阴沉如水,一声咆哮,手中的【造化图】帝王剑再次刺了过去。

  咔嚓!

  空间撕裂,飓风呼啸。

  手持帝王剑的【造化图】大圆满,和当初的【造化图】苏芊一样,带着无敌的【造化图】力量。

  也不躲闪,沈哲轻轻一笑,随手在额头上写了个“2”字,拳头迎了上来。

  轰!

  无数裂痕出现,空间出现了一道道孔洞,这位理宗皇帝陛下,和刚才一样,身体一僵,再次炮弹般落了下来。

  攻击力形成的【造化图】冲击波,向四周荡漾,皇宫内无数建筑,再次塌陷。

  短短几分钟时间,之前美轮美奂的【造化图】理宗皇宫,快要变成废墟。

  “赵禹仙陛下,手持帝王剑都不是【造化图】对手,难道真是【造化图】……没有帝王之气?”

  “看起来是【造化图】真的【造化图】,历代皇帝,手持帝王剑,都能发挥出超强战斗力,他却做不到,失德啊……”

  “三天前,我亲眼看到他被雷霆狂劈,遭受天谴,说明苍天都觉得他有问题,不用想,帝王剑也是【造化图】那时候,不臣服与他的【造化图】……”

  “天谴我也看到了,之前听说,违背天道誓言,现在看来,肯定是【造化图】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【造化图】事情……”

  ……

  议论纷纷。

  之前,如果说,不少人对沈哲的【造化图】话将信将疑,此刻已经完全相信了。

  不是【造化图】天谴,不是【造化图】无德,手持帝王剑的【造化图】大圆满,又怎么可能被普通大圆满,打成这样?

  “该你了……”

  空中沈哲和赵禹仙战斗,冰凤背上的【造化图】萧雨柔也看向太子,目光一寒。

  若不是【造化图】这家伙带人围攻,她也不至于燃烧体质,差点陨落。

  尤其是【造化图】对方派人不断进攻已经昏迷的【造化图】沈哲,若不是【造化图】吴清秋拼死坚持,又怎么可能顺利到达文宗。

  生死之仇,不共戴天!

  轰!

  又一掌拍落。

  噗!噗!噗!

  一连串吐血的【造化图】声音,挡住第一掌的【造化图】诸多九品巅峰大臣,再也承受不住,一个个面容发白,下饺子一般的【造化图】摔在地上。

  再次冷哼,女孩又一掌落下。

  “保护太子……”

  无数护卫飞了起来,不过才来到空中,就彻底炸开,宛如盛开的【造化图】烟花。

  大圆满太强大了,哪怕是【造化图】九品强者,都抵挡不住攻击,更何况一群七品左右的【造化图】修炼者。

  这些护卫全部被拍死之后,掌印停了下来,轻轻一捏,赵秉青就被捏住脖子提了起来。

  “萧姑娘,我真的【造化图】没想过要杀你……”

  瞳孔收缩,赵秉青满是【造化图】惊恐。

  之前,在术法殿第一次见女孩的【造化图】时候,觉得修为比他低,只是【造化图】战斗力强,想要追上,轻而易举,做梦都想不到,短短几天功夫,之间的【造化图】差距,已然天地之别,不可里计了。

  身为理宗第一天才,从出生后,一直顺水顺风,想修炼什么,一学即会,想要什么,轻松获得……

  怎么都没想到,短短几天之内,被逼迫成这样。

  “想杀沈哲,我就心中发誓,必杀你!”

  眼皮一抬,萧雨柔屈指一弹。

  嗡!

  一道光芒激射而出,眨眼间就要落在这位太子殿下的【造化图】眉心,将其贯穿。

  可以预见,只要贯穿,必死无疑,再强的【造化图】医术也救治不了。

  “理宗皇室赵氏一脉,面临生死存亡,还请老祖们出手……”

  就在此时,一声低沉的【造化图】呼喊,咒语一般响起,紧接着帝王剑宛如燃烧起来,光芒直冲苍穹,降下雷音。

  轰!轰!轰!

  连续闷响,三道人影突兀出现,其中一个,挡在了萧雨柔弹出的【造化图】光芒前,轻轻一抓,光芒消散,力量崩塌。

  理宗皇室,还剩下的【造化图】三位冰封大圆满!

  此刻再也顾不上隐藏,全部唤醒。

  “公然斩杀我等后辈,将我等置于何处?”

  挡住萧雨柔攻击的【造化图】老者,身穿金色长袍,眼皮一抬,不怒自威。

  “滚!”萧雨柔秀眉一扬:“否则,不介意,将你也杀了”

  “不知天高地厚!”

  这位金衣老祖,没想到这位女孩,如此霸气,气的【造化图】脸色涨红,一拳轰击而出。

  萧雨柔太阴玄体运转到极致,同样一拳迎接而来,同时身下的【造化图】冰凤,翅膀一扇,无数冰锥,激射而至。

  这些冰锥,带着撕破空间的【造化图】力量,眨眼就出现在了这位金衣老祖的【造化图】面前。

  瞳孔一缩,金衣老祖顾不上继续攻击,身体猛地一闪,才飞了不到百米,萧雨柔的【造化图】拳力挥洒了下来。

  嘭!噗!

  正中脊背,一口鲜血喷了出啦!

  同为大圆满,他寿命将尽,本身就发挥不出最强实力,而萧雨柔融合了祖龙擎天功和祖凤擎天功,再加上同级别的【造化图】冰凤,二对一,占尽了优势!

  一招对碰,这位就受了伤,吃了大亏。

  “还阻拦我杀他吗?”

  再次看过来,萧雨柔目光冰冷。

  金衣老祖说不出话来。

  见对方对自己的【造化图】后辈出手,忍不住动手……没想到,对方不仅是【造化图】大圆满,兽宠也是【造化图】,两两配合之下,居然没有任何抵抗之力!

  真要继续战斗下去,弄不好,真有可能会被当场斩杀。

  “得罪大圆满,被杀死,罪有应得,只是【造化图】,在下不知……到底何种缘由,让你们共同围攻我理宗皇室?”

  脸色铁青,金衣老祖忍不住道。

  他的【造化图】这些后辈,到底做了什么事,三位大圆满联合起来进攻?

  以往,一个时代,能出现一个大圆满,就很不容易了,一下出现三个,关键还都是【造化图】皇室的【造化图】敌人……

  到底造了多大的【造化图】孽?

  “在下乃太阴玄体,但这位太子,妒贤嫉摹驹旎肌寇,带着数十位九品巅峰围杀与我!那位沈哲,乃理宗圣师,沈家后人,堂堂皇帝陛下,亲自出手,更是【造化图】派出上万护卫军,数十位九品圆满、巅峰进攻……要不是【造化图】命大,我们早就死了,你说……我们该不该报仇?”

  萧雨柔冷哼。

  “这……的【造化图】确该死!”

  脸色涨红,金衣老祖说不出话来。

  你想杀别人,别人实力强了回来报仇,天经地义,即便是【造化图】他,也无法阻拦。

  不让报仇,修炼有何意义?

  “不过……他们毕竟有我太阳玄体,精纯的【造化图】血脉,不知可否给点薄面,我皇室愿意补偿……”

  迟疑了一下,金衣老祖继续道。

  “不需要,我杀了他,会给你补偿……”

  懒得废话,萧雨柔再次一掌拍落而下。

  轰!

  天空崩碎,雄浑的【造化图】真气在空中形成一条条巨龙,和一条条腾飞的【造化图】凤凰,自天而降,对着太子席卷而来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看到这种攻击,赵秉青一声咆哮,将全身的【造化图】力量,释放出来,合身冲了上去。

  金衣老祖正想出手相救,就见不远处的【造化图】冰凤冷冷看了过来,似乎只要他出手,就会释放冰锥,继续攻击。

  “哎!”

  知道对方的【造化图】心意已决,真要出手,只会闹出更大矛盾,当即摇了摇头,忍不住叹息。

  理宗皇室,驰骋于天地,万年来,无人敢冒犯,还是【造化图】第一次,被人逼迫到这种地步。

  萧雨柔的【造化图】力量落了下来,将这位理宗第一天才赵秉青笼罩在内,没坚持超过十分之一个呼吸,后者就像是【造化图】吹起来气球,全身力量再也控制不住。

  嘭!

  一声脆响后,炸成漫天血肉。

  太子,赵秉青,死!

  “太子……”

  空中携同两位老祖,与沈哲对峙的【造化图】赵禹仙,眼睛一红,声音宛如杜鹃。

  最重视的【造化图】儿子,数千年来,最精纯的【造化图】血脉,二十岁就达到了九品巅峰的【造化图】超级天才,就这样被杀……

  低头看去,皇宫在几次战斗下,已经差不多变成了废墟,整个皇室的【造化图】颜面,荡然无存。

  “沈哲,萧雨柔,我赵禹仙与你们不共戴天,今天不是【造化图】你死,就是【造化图】我亡……”

  牙齿咬的【造化图】“咯咯!”作响,赵禹仙气的【造化图】快要爆炸,手掌握紧,帝王剑发出轰鸣,暴涨出几百里的【造化图】剑芒。

  剑芒四周,空间出现一道道漆黑的【造化图】裂痕,方圆数百里的【造化图】空间,似乎要被搅成粉末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“快逃!”

  “空间要碎了,九品以下,陷入其中,必死无疑……”

  感受到天空中出现的【造化图】变故,皇城立刻陷入大乱。

  大圆满强者全力施展力量,威力实在太可怕了,即使随便激荡而出的【造化图】能量波,就能让空间承受不住,亿万生灵,陷入危难。

  “赵禹仙,你疯了!”

  看到这一幕,金衣老祖脸色一白。

  自古皇朝,以民为本,皇城上空,毫无顾忌的【造化图】施展出如此厉害的【造化图】绝招,肯定会让无数人陷入危险,生死不由自己控制。

  “赵蒙老祖,赵封老祖,赵江老祖,这位沈哲,是【造化图】文宗的【造化图】皇帝陛下,今天不是【造化图】他死,就是【造化图】我亡,再没办法留手,还望你们一起,切莫让赵家的【造化图】万年江山,毁于一旦!”

  长嘶声中,赵禹仙气息翻滚。

  “文宗皇帝?”

  金衣老祖赵蒙不由一愣,眼睛眯起。

  刚才对方不是【造化图】说,他是【造化图】圣师,还是【造化图】沈家的【造化图】人吗?

  怎么变成文宗皇帝了?

  “你们一起上吧!”

  知道既然动手,这三位老祖,肯定不会袖手旁观,懒得解释,沈哲淡淡一笑,向前一步跨出。

  虚空像是【造化图】被冰封了一般,帝王剑四周形成的【造化图】空间裂痕,肉眼可见的【造化图】冰冻在一起,沈哲屈指成拳,凌空而下。

  赵禹仙帝王剑举起,迎接而来。

  大圆满的【造化图】实力,配合大圆满兵器,才一施展,冰冻的【造化图】空间就像纸张版破裂,沈哲也不躲闪,拳头和剑锋对碰。

  帝王剑呜咽一声,赵禹仙脸色一红,急速后退。

  手持这件理宗最强大的【造化图】兵器,依旧不是【造化图】沈哲的【造化图】对手,只一招,就气息混乱,内脏受到了极严重的【造化图】损伤。

  “诸位老祖,还不出手?难道真要任由他,屠杀我赵氏一门?”

  赵禹仙咆哮。

  “好!”

  再也忍不住,赵蒙、赵封、赵江三人联手对沈哲围攻而来。

  三位大圆满,自身实力,不如沈哲,但联合起来,局面立刻变得不同了,狂暴的【造化图】力量冲击下,沈哲受到掣肘,再不像之前那样游刃有余。

  即便如此,依旧从容不乱,脸上没有任何焦急之色。

  “敢围攻哲儿,找死……”

  皇城之外的【造化图】空中,几个人影悬浮,看到沈哲被围攻,一个女子再忍不住就要冲过去。

  “苏芊陛下,还请留步……”

  光芒一闪,李言阙挡在面前:“你曾是【造化图】文宗皇帝,现在过去,很容易引发矛盾,之前我们做得努力,就会全部白费……这件事,让沈哲和萧雨柔处理吧!萧雨柔还没出手,就说明,他对沈哲,有着百分之百的【造化图】信任。”

  苏芊皱了皱眉,再次看过去,见儿子虽然面带压力,却并未慌张,这才不由松了口气。

  儿子一离开文宗,她就悄悄跟上了,只不过一直躲在暗处,没出手罢了。

  早知道对方,比自己还要天才,依旧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,修为再次有了进步,竟然超越了大圆满,达到了令人惊恐的【造化图】地步。

  “恐怕又融合了更多的【造化图】职业……”

  儿子的【造化图】情况,她知道的【造化图】很清楚,心中满是【造化图】震撼。

  “李殿主,你为何要帮沈哲?”

  又看了几眼,知道儿子短时间内,没有危险,苏芊松了口气,满是【造化图】疑惑的【造化图】看向不远处的【造化图】这个老者。

  理宗大陆上出现的【造化图】这些言论,明显是【造化图】真言殿释放出去的【造化图】,这位李殿主,更是【造化图】有心将真言殿传承给他……让自己怎么都想不通。

  “世界上,只有一个人族,不应该一直分割!沈哲师弟,是【造化图】理宗的【造化图】圣师,创出真言法则,又是【造化图】文宗的【造化图】神语玄体,是【造化图】将两大宗门,融合在一起的【造化图】契机……如此机会,真言殿,若袖手旁观,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!”

  李言阙微微一笑。

  当年先祖,圣师老子创出真言殿的【造化图】时候,天下还没分文理宗,人族还是【造化图】联合在一起,共同抵御外敌。

  后来修炼体系分开,各种大战不断,生灵涂炭,真言殿,并不希望看到。

  一直想要再起将其聚合在一起,可惜……都失败了。

  直到……这位少年横空出世!

  李言阙发现了希望。

  如此机会,又怎么任由错过?

  所以,才出手帮助沈哲,等于帮助了整个人族。

  “好吧!”见他没有恶意,真心实意帮助自己的【造化图】儿子,苏芊这才松了口气,再次些向战斗的【造化图】儿子和赵禹仙等人看了过去。

  少年面无表情,游鱼一般,穿梭在赵蒙、赵封等三位大圆满强者之间,丝毫感觉不到疲惫,反而游刃有余。

  “你……不是【造化图】大圆满,否则,怎么会有这么强的【造化图】战斗力?”

  赵蒙再也忍不住。

  他们就算冰封的【造化图】时间久了,实力大不如前,但依旧是【造化图】大圆满,对方无论力量速度还是【造化图】眼力,都远超过他们,显然已经超过了这个境界,达到了另外一种层次。

  “我还是【造化图】大圆满,只不过,肉身、灵魂、真气、术法,都达到了极限,没有缺点,自然要比你们更加强大!”

  轻轻一笑,沈哲动作不停。

  “三位老祖,不要听他废话,这位沈哲,肯定是【造化图】修炼了什么邪恶的【造化图】功法……”

  一声怒喝,赵禹仙再次冲了过来,手中的【造化图】帝王剑,连连斩落,连续七道剑芒叠加在一起他,汹涌而至。

  七杀剑!

  这招乃皇室数千年前的【造化图】一位老祖所创,威力无穷,同级别施展出,几乎无敌。

  沈哲此时正被赵蒙等人困在其中,短时间内无法逃脱,一旦被击中,极有可能受伤。

  “邪恶功法?不知这套功法,邪不邪恶?”

  轻轻一笑,沈哲手掌向前一握,拳头上立刻出现了一条巨大的【造化图】龙形真气,空中一声呼啸,粗大的【造化图】尾巴猛地向七杀剑招冲了过来。

  轰!

  两两泯灭,炸出一个直径两公里的【造化图】黑洞。

  噗!

  赵禹仙一口鲜血喷出。

  “是【造化图】……祖龙擎天功?”

  赵蒙老祖和赵封等人对望,各自哆嗦。

  之前,赵禹仙说,眼前这位修炼了邪功,他们有些将信将疑,此时施展出皇室最强大的【造化图】功法,彻底傻了。

  这套功法,只有皇室最精纯的【造化图】血脉才能完成,这位怎么学会的【造化图】?

  最关键的【造化图】是【造化图】……

  施展出来的【造化图】力量,比他们修炼的【造化图】还要精纯,即便是【造化图】当年的【造化图】老祖赵印,恐怕都很难打出这种威力……

  “你口口声声说别人修炼的【造化图】功法邪恶,我施展的【造化图】乃祖龙擎天功,皇室最巅峰的【造化图】法诀,难不成,也是【造化图】邪恶之法?”

  击败赵禹仙,沈哲向前一步,整个人宛如变成了祖龙,傲笑天地,蔑视众生。

  “皇室的【造化图】功法,自然不会邪恶,但用在邪恶的【造化图】人手中,就会做出邪恶的【造化图】事情……”

  强忍住胸口的【造化图】翻滚,赵禹仙咬牙。

  眼前这位少年,实在太强大了,强到令他绝望。

  “哈哈!邪恶是【造化图】你定义的【造化图】吗?”沈哲傲然。

  “自然不是【造化图】我定义,我也没资格定义!”

  挣扎着悬浮空中,赵禹仙恶狠狠地看过来:“不问自取是【造化图】为盗……那我问你,这套功法,我皇室,只传授皇室之人,你是【造化图】如何学会?又怎么可能修炼到这种境界?”

  “术法殿,留有这套功法,我看了一遍,便以学会,这有何难?”沈哲淡淡道:“术法殿内部留下的【造化图】功法,不是【造化图】有足够权限,就可以学习吗?怎么在你口中牵扯到盗了?你的【造化图】意思,真言殿,盗取功法?”

  “我自然不是【造化图】这个意思!”

  赵禹仙道:“术法殿,留有功法,是【造化图】历代留下的【造化图】规矩,可以随意观察,但那并不是【造化图】完整的【造化图】秘籍,只是【造化图】一部分,并且……没有我皇室血脉,无人能够练成,你不仅练成,还比我施展的【造化图】都要精纯……我怀疑,你曾进入我皇室祖地,窃取先祖留下最高深的【造化图】奥义!”

  “进入祖地?”

  沈哲摇了摇头:“你想多了……”

  “如果没去过我皇室祖地,为何能将这套功法领悟的【造化图】这么高深?”赵禹仙道。

  知道实力上无法胜过对方,打算站在道德的【造化图】至高点上,摧毁眼前这位少年。

  “看来你不懂的【造化图】什么叫天才!既然你想站在道德的【造化图】制高点,那我就成全你……”

  说到这,沈哲微微一笑:“你手中的【造化图】帝王剑,号称‘帝王’,是【造化图】什么人都可以炼化的【造化图】吗?”

  “自然不是【造化图】!”

  赵禹仙露出傲然之色:“敢称帝王,是【造化图】因为这柄剑,镇守天下万年,得到了亿万修炼者的【造化图】认可,真正的【造化图】帝王之剑,只有心怀仁慈,胸襟天下的【造化图】人皇,才可以炼化!”

  “这样说起来……能够炼化帝王剑的【造化图】,可称人皇?”

  双手背在身后,沈哲嘴角扬起。

  人皇,不仅仅是【造化图】一种称谓,而是【造化图】天下万族认可的【造化图】真正帝王,能够汇聚人族最强烈的【造化图】气运。

  皇帝轮流做,平均不到百年就换一届,但……帝王剑不变,久而久之,和前世的【造化图】传国玉玺一样,不仅代表身份和权威,更携带着人族的【造化图】气运。

  皇室历代成员之中,有些成了大圆满,却做不了皇帝,就是【造化图】因为无法获得这柄剑的【造化图】认可。

  例如站在空中的【造化图】这两个老祖,赵封与赵江,就没做过皇帝。

  正因如此,赵禹仙有足够的【造化图】自信。

  刚才,对方一直诋毁,说他不配做皇帝,于是【造化图】就拿出帝王剑,来进行反驳。

  “不错!”赵禹仙点头,满是【造化图】狰狞:“所以,你故意诋毁人皇,是【造化图】邪恶,是【造化图】视万年的【造化图】人族传承于无物,是【造化图】背叛人族……”

  一出手,就将沈哲钉在了耻辱柱上。

  “说的【造化图】不错,能够炼化帝王剑,赵禹仙不可能做得太过分,否则,必然遭到反噬!”

  “皇室每一次确立太子,并非都是【造化图】帝王剑选拔,获得其认可的【造化图】,才有资格继承大统!”

  “这个我也听说了,赵秉青,之所以名扬天下,就因为,他三岁就获得了帝王剑的【造化图】认可,这是【造化图】历代都没出现过的【造化图】……”

  ……

  二人的【造化图】对话,全城的【造化图】人都听到了,一个个神色凝重。

  帝王剑,代表了人皇地位,万年不变,能够炼化,说明获得了人族气运的【造化图】认可,谁也无法更改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客气了……”

  见他确认,沈哲轻轻一笑,向前一步跨出。

  呼!

  闪电一般来到赵禹仙面前,左手扬起,对着他的【造化图】脑袋劈落而下。

  没想到这位说着话突然进攻,赵禹仙眼睛眯起,帝王剑猛地疾刺,沈哲早就猜出他会用出这招,右手伸出轻轻一捏。

  嗡!

  帝王剑发出一声长鸣,被他凭空夺了过去。

  空手夺白刃!

  从大圆满手中夺取大圆满兵器,看起来简单,实际上却每一个动作,都妙到巅峰,差上一丝,就会功败垂成。

  当然,如果使用神语职业,成功几率会大的【造化图】多,战斗也会更轻松,可当着这么多理宗强者的【造化图】面,这样做,只会引发更大矛盾。

  因此,从开始出手到现在,文宗的【造化图】所有职业,没用过一次。

  “你找死……”

  见眼前这位,直接抢夺帝王剑,赵禹仙气的【造化图】发疯,正打算冲过来,就听到一声宛如龙吟般的【造化图】轰鸣。

  直冲云霄,响彻整个皇城。

  一瞬间,所有佩剑者手中的【造化图】长剑,全都控制不住,剑尖指向空中,宛如朝拜。

  万剑拜服!

  沈哲将帝王剑轻轻举起,长剑宛如获得了新生,兴奋地长鸣之音,响彻数万里的【造化图】长空,无穷的【造化图】灵力挥洒下来,衬托的【造化图】少年,宛如真正的【造化图】帝王。

  “炼化了……”

  “看到了没?这柄帝王剑,一到沈哲手中,立刻迫不及待的【造化图】被炼化!”

  “是【造化图】啊,这才是【造化图】真正的【造化图】帝王,拥有绝对帝王之相……”

  “太强了,看来他才是【造化图】真正的【造化图】人皇!”

  ……

  看到在赵禹仙手中发挥不出最强威力的【造化图】帝王剑,在少年手中,兴奋地仰天长鸣,让万剑拜服,所有人都激动的【造化图】脸色涨红。

  这才是【造化图】真正的【造化图】人皇!

  也只有这样的【造化图】人,才有资格,掌控帝王剑!

  “这、这不可能……”

  和众人的【造化图】激动不同,赵禹仙只觉得眼前一黑,差点没晕死过去。

  这柄剑,他掌控了不知多少年了,为何会轻易被对方炼化,而且释放出如此庞大的【造化图】力量!

  怎么做到的【造化图】?

  当年他为了炼化此剑,花费了不知多少心血,为帝国做了不知多少件大事,得到了无数人承认,才得以成功……

  眼前这个少年,只抓了一下,就炼化……

  要不要这么简单?

  头皮发麻,随时都会炸开,就在此时,不远处手持长剑的【造化图】沈哲,转头看了过来:“赵禹仙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  “我……”赵禹仙全身颤抖。

  才说过,帝王剑只有人皇才能炼化,对方就成功,等于在自己脸上不停的【造化图】乱抽,还顺便狂踩。

  “就算获得帝王剑的【造化图】认可又如何?也无法证明,你没去过我皇室的【造化图】祖地,偷学祖龙擎天功……”

  牙齿咬紧。

  此时说什么都没用了,只能找一个漏洞,添油加醋。

  学会了祖龙擎天功,这就是【造化图】致命的【造化图】缺点,只要我不承认传授过你,就是【造化图】偷学,就是【造化图】窃,说的【造化图】再多,都无用。

  “我可以证明,他没去过祖地!”

  就在此时,一个嘹亮的【造化图】声音响了起来,四周的【造化图】空间震动不已,宛如巨龙咆哮。

  众人齐刷刷抬头,随即看到一条蛟龙飞了起来,悬浮在空中,带着浓浓的【造化图】威严。

  “是【造化图】皇室的【造化图】蛟龙老祖!”

  “当年赵印陛下的【造化图】兽宠,活了不下万年,历代皇帝,都不敢忤逆!”

  “它怎么出现了?说它可以证明?岂不表示,在打赵禹仙的【造化图】脸?”

  “这下有好戏看了……”

  ……

  所有人全都一呆,随即哗然。

  赵禹仙刚说,对方无法证明,这位老祖就冲出来,等于再次,把对方的【造化图】脸面按在地上,不停摩擦,再摩擦。

  “老祖,为什么……”

  赵禹仙也满脸不敢相信的【造化图】转过头来。

  老祖能如此狼狈,都是【造化图】这个少年的【造化图】缘故,按照正常情况,对方应该十分记恨才对,为何会帮他说话?

  死活都想不通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造化图》的【造化图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校园全能高手  万道成神  雪中悍刀行  大符篆师  极品家丁  从零开始  官居一品  医道无双  绝世唐门